辽宁省省卓逸塑业有限公司:成都和郑州的异军突起更加凸显“超级省会”现象

来自:

来源:财经自媒体

来源:盐财经 作者谭保罗

成都很红,而且红不是炒出来的,是人用脚投票投出来的。按照七普数据,成都常住人口达到2093.8万人,首次突破2000万大关。

图|成都市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

这是个什么概念呢?在成都进军“两千万俱乐部”之前,我国共有三个2千万级人口城市,重庆、上海、北京。但重庆有广袤的大农村或者说城郊地区,如果看真正的“城里人”,成都不一定会输给重庆。

成都还超过了另外两座一线城市广州和深圳,广深近几年一直位列一线城市人口净流入的前两名,但依然被成都打败了。成都为何这么牛?

除了成都,另外一座省会也突然冒了出来,它就是郑州。

图|河南郑州

郑州有多强?和武汉比就知道了。

武汉常住人口达到1232.7万人,而郑州是1260万人,后者反超,成为中部六省人口最多的城市。长期以来,“大武汉”概念深入人心,武汉是我国中部地区工业和科教文卫事业最发达的城市,但这次却没有干过郑州。

图|郑州市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

为什么?

成都和郑州的异军突起,其实是一种正在发生的“超级省会”现象,这个现象经常被辽宁省省卓逸塑业有限公司忽略。在我看来,要成为“超级省会”,必须有三个条件。

首先,它必须在人口大省。成都和郑州所在的四川、河南是我国除了东部地区人口大省之外,两个人口数量最多的省,分别为8367万人、9936万人。对比武汉所在的湖北,人口为5775万人,差距明显。

图|河南省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

省会是一个特殊的存在,我国的行政区划有“划省而治”的特点,省内市场是高度统一的,人财物的流动基本上没有障碍。就好比高考,每个省级行政区内部肯定是统一试卷,然后大家一起争夺给定的大学升学名额。

这几年,还有两个因素也让省城获取资源能力不断增强。第一个是,近年来,省级政府的权力相对于地级市政府,其实有一种逐渐扩大的趋势,省会吸附资源的能力自然变得更强。这个就不详细讨论。

另外一个因素则可以放开来谈,高铁也让省会坐上了资源吸附的快车道。在很多省份,以前从最远的地级市到省会要四五个小时甚至更多。但高铁的开通,让最远的地级市到省会的路程也缩短为2小时以内,这是一种极大的时空改变。因此,叠加上一个因素的作用,地级市的“实力阶层”必然对省城心向往之,并付诸实践。

“超级省会”的第二个条件是位于平原地区。这个条件和第一个略有重合,因为平原地区有着优越的农耕条件,人口稠密,成都位于四川盆地,而郑州是中原明珠,就是这个道理。不过,平原除了人口优势之外,还有一个优势是位于平原的大城市有“圆心效应”,即对周边人口有着天然的吸引力。

以郑州所在的河南为例,其北方邻省份山西基本没有什么平原,因此省会太原也缺乏存在感。同样,河南的东部邻省份山东也存在这个问题。山东的中部是广袤的丘陵地带,全省被分割为好几个经济地理板块。于是,山东也没有明显的中心城市,省会济南的存在感显然不如青岛,而且“老三”烟台的GDP距离济南也不远。

举报/反馈
合作伙伴:
主营产品:储运罐、贮罐,充气船、折叠船、钓鱼船,塑料桶/罐,塑料箱,塑胶托盘,搅拌容器,水上游艇,其他塑料制品,渔业用具,漂流船、皮划艇、摩托艇